游戏引擎 Egret Engine 开发商白鹭科技陷入财务困境

近日,天眼查APP的信息显示,北京白鹭世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白鹭科技“)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标的414189,白鹭科技和CEO陈书艺被限制消费。
社交平台上也开始流传一张今年2月陈书

近日,天眼查APP的信息显示,北京白鹭世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白鹭科技“)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标的414189,白鹭科技和CEO陈书艺被限制消费。

社交平台上也开始流传一张今年2月陈书艺发布的内部信。在内部信中,他提到,自2018年以来行业每况日下,白鹭科技一直谋求转型,中间还与腾讯、字节跳动谈判,”从投资,退而求其次到并购,再到接管纾困。“

但2021年10月之后,老股东突然对其发难,冻结了公司和其全部资产,并起诉到法院要求撤资。陈书艺提到:”白鹭共有26位投资人,沟通起来非常困难,意见和利益完全不一致,直至年底,法院把我唯一的住所拍卖了。“

陈书艺表示,股东的发难,严重影响了新业务的融资,”从提出更多刁难的条件,要进一步观察数据,一直到拖延和消极处理。“陈书艺还在内部信中称,三年以来,向银行和外部友人陆续筹措和借贷将近4000万,但如今自己已经没有能力解决白鹭的问题,唯一等待的只有破产清算,偿还欠薪和股东纠纷债务。

白鹭科技成立于2008年,是一家HTML5一站式移动技术和服务提供商,自主研发了开源游戏引擎 Egret Engine(白鹭引擎)、白鹭加速器、骨骼动画工具、可视化编辑器等产品,覆盖游戏解决方案、服务游戏、应用、营销、教育、AR/VR等多元领域。

成立两年后,白鹭科技开启了资本化,相继获得三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普华资本,小米科技,经纬中国,深创投,国金投资、顺为资本、SIG海纳亚洲创投基金。并于2016年登陆新三板,第二年定增,引入了IDG资本,天星资本,瀚华投资等机构。

以下是陈书艺内部信:


内部信全文:

大家好。

相信大家一直非常焦虑地在等我的说法,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很多人日子都过不下去了,基于对我的信任一直在等我出面解决问题。

我先说一下公司和我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无论大家情绪是否已经崩溃,请耐心听我说完。

我们这个行业,自从2018年开始, 每况日下,先是一年半不发版号, 然后是许多借壳上市的同行业的公司暴雷,许多和我交好的董事长被迫破产、跑路或者进了监狱。

前景的不确定性,投资风险增大,无法退出,政策性调整,导致各企业的基石,资本先开始恐慌,他们纷纷开始退出大文娱了。

2021年的7月,国家加大了对数据隐私的整顿,9月,政策强制要求实名制、青少年防沉迷、12月,第二次大规模的长时间终止版号审批。

阿里彻底退出了金融领域,退出了大文娱领域,包括将优酷等资产转让,腾讯捐出500亿现金给国家,百度放弃了投资了40亿刚刚重建的游戏部门。

头部的所有大公司,包括字节跳动、京东、37、心动、B站、米哈游、莉莉丝等等,全部裁员30%以上,这是近20年以来我们行业最大的裁员潮。

白鹭在这个恶劣的环境下,一直在挣扎,谋求转型和突破,包括孵化了云鹭的业务、和序言泽外部合作LC的新业务,我一直努力的希望能救活这家努力了10年的企业。

努力还上之前欠大家的薪水,给股东们止损,中间我们还有2次和腾讯的谈判,3次和字节跳动的谈判,从投资,退而求其次到并购,再退而求其次到接管纾困。

2021年,刮起了元宇宙的大风口,许多上市公司借这个概念借尸还魂,国外有很多大额并购和投资,我和股东们都激起一丝希望。

去年,我们尝试的新业务OHHH星球和VAR引擎,终于有了显著的起色,包括L资本和S亚洲等投资人,都表达了明确的投资意向。

但是7月对隐私保护的大力打击,9月出台的新增侧,还有12月对版号进一步的收紧, 各大公司的裁员,不断地造成了我们原有投资人的恐慌。

10月以后,我们老股东突然对我发难,冻结了公司和我以及我的家人的全部资产,银行账户、股权、房产等,并起诉到法院要求撒资。

白鹭有26位投资人,沟通起来非常困难,他们的意见和利益也完全不一致, 把我夹在中间,直至年底,法院把我唯一的住所都拍卖了。

我的老婆和刚刚3岁的孩子,不仅失去了唯一的收入来源,连住的地方都没了,只好回老家去了。

由于老股东的发难,严重影响到了我们新业务的融资,从提出更多习难的条件,要进一步观察我们的数据,一直到拖延和消极处理。

元宇宙的概念虽然火,但是在中国真正达成的投资案例,凤毛麟角,许多谈得热乎的最后都不了了之,资本无法和政策风险对抗。

我在持续被迫打官司和应付二十几个股东的折腾,精神和身体都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四处奔波时,因为精神不好,摔了一跤, 左脚三处粉碎性骨折。

在这种情况下被迫躺了2个多月,对所有的事情都是雪上加霜。

现在我已经没有能力去解决白鹭的问题,把所有能跪能求的人和机构都找遍了。

现在唯一等待的只有破产清算,努力争取机会变卖有价值的资产,用以偿还大家的欠薪和股东纠纷的债务。

这三年来,我卖了车和所有的股票,抵押了我的房子,向银行和外部友人陆续筹措和借贷将近4000万,投入白鹭来拯救这个企业。

目前我的生活和人身安全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我已经连续超过2年没有给家里的父母和老婆孩子一分钱的赡养费,自己吃饭连银行卡都不能用,出门不能坐飞机和高铁。

同行相熟悉的一些董事长老板, 他们大多都自身难保,难以伸出援手再帮助我。

过年时,我一个人在北京,吃着朋友送来的方便食品,面对这样的局面,无数次失眠和复盘,思来想去,选择离开人世,对不起信任我的兄弟们和家人,选择面对,前途渤茫。

现在唯有振作起来,重新出发,40岁的人生,唯有拼搏,才能翻身。

许多人家里都遇到了巨大的困难,和我一样, 生存都成了问题,面临老人和孩子的抚养责任, 教育责任, 医疗责任。

我非常痛心,非常自责。

法务、财务、人事的所有同事,四个月没有任何薪水,恐怕接下来几个月也颗粒无收,但他们愿意陪我扛到帮大家把问题都解决了。

建议大家选择合法的仲裁途径,我会让HR的同事帮助大家集体去办理,我个人和公司愿意给大家签下欠薪条和还款承诺,我会按手印盖公章,在仲裁和法院的监督下,井竭尽全力去争取更多的纾困方案。请大家不要选择极端的手段,上升到集体事件,走监察的路径,因此那样会造成更多的行政处罚和资产强制冻结,让我们解开这个困局获得资金支持变得更加困难复杂。

我和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 我们一起努力, 寻求资本、大公司、业务合作和资产重组等各种方式,获取资金,尽快地解决大家欠薪的问题。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能坚强地站着,我都会竭尽全力去想办法把大家的薪水陆续还上。

对于已经选择离开,找到了新工作的同事,希望大家警惕现在环境下的金融、文娱、影视、游戏和房产的重灾区,有机会改行,尽量避开这些雷区。

从大趋势上看,未来几年,完全没有变好的可能性,进一步的萎缩、 裁员、转型,是他们恒定的课题,包括出海的项目也会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千万不要跳出一个坑,再钻进另一个更大的火坑里。

我也一定会振作起来,找到更加符合国家政策和大发展战略,更加健康的方向,再出发,不仅仅为了把大家的欠薪和对我的信任都还清,更为了选择支持我的人创造一个有希望的未来。

所有的错,都是我一个人的过错,所有的罪责,是我一个人的罪责。

关于作者: qwephp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