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bian 向右:或将迎来决定性改革

开源社区是个独特的存在。它虽然结构松散但却又切实有效,为社会提供便利好用的产品却不以利益为目的,将志趣相同的人…

开源社区是个独特的存在。它虽然结构松散但却又切实有效,为社会提供便利好用的产品却不以利益为目的,将志趣相同的人们聚集在一起但又完整地保存了每一个个体的独特性…… 这些开源社区就像是一场场风格迥异的社会实验。

 其中,Debian 社区是一个典型代表。作为 Linux 最早的发行版本之一,诞生于1993年的 Debian 可以算是开源社区中的“活化石”。这也令 Debian 在机制、行事和文化等方面都体现出了一定的“古典”特质。

最近,Debian 社区正在酝酿一件大事 —— 改革自己的决策机制。一直以来,Debian 的决策机制都饱受诟病,不少优秀的开发者因此离开,这样的变革或许不可避免。

01 离开

“长久以来,Debian 都难以作出改变。”

2014年的时候,Joey Hess 决定离开贡献18年之久的 Debian。促使他离开的直接原因是,Debian 社区对于是否接受 systemd(一种 init 进程)争执不下。这件事引起了 Debian 内部长达数年的争论,至今仍然没有定论。

当然,systemd 事件仅仅是一个引子,Joey 已经感受到了 Debian 社区背后所隐藏的某种“病态”。 

“ 我第一次感觉到 Debian 的这种(病态),是在 Debian 改变‘ /usr/doc’这一错误的文件保存路径(系统文件的标准要求被保存在‘usr/share/doc’中)的时候,完成这样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操作更改,Debian 居然花了6年之久。” 在 Joey Hess 看来,这实在太荒诞了。

要知道,Joey 并不是为此离开的第一位前辈。此前,Matthew Garrett 在2006年就指出了 Debian 决策效率低下的痛点,而他曾任 Debian Project Leader(简称 DPL,是 Debian 的项目负责人)。

Joey Hess 是 Debian 中的元老,颇具影响力 

不过话说回来,Debian 毕竟是个志愿者组织,社区的事情会被成员放在较后的优先级上,效率自然低下。况且,Debian 组织庞大,事情也不像只有十余名维护者的开源社区一样好解决。

但是,同样的问题引来了更多的人离开。2019年3月,一位名为 Michael Stapelberg 的 Debian 包维护者在其个人博客发表了一篇长文,宣布退出 Debian 的维护。他的文章引起了 Debian 社区内外的广泛关注。

Stapelberg 提到了几个星期前参加 Debian 聚会时的感受,他表示这次聚会讨论的主题和几年前基本一样,这使得他开始反思自己是否仍适合留在 Debian 继续参与维护。

除此之外,Stapelberg 还在博客中抱怨了 Debian 糟糕的开发流程,认为 Debian 整个开发评估流程都非常迟钝,比如:补丁的评估没有截止日期,有时候他会收到通知说几年前递交的补丁现在合并了。

事不过三,这些开发者的离开足以警醒 Debian 内部。

关于作者: qwephp

.

为您推荐